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Origin


有段時間耍頹沒有看書,然後遇到 Dan Brown 的最新著作。

很熟悉的套路,有人突然死了,然後Dr. Robert Langdon 和一名美麗有腦的女子不斷去發掘真相。

故事發生在這座位於 Spain 的現代藝術館,建築師是 Frank O. Gehry. 多年前很巧合地在美術館有看到他其他作品, 不規則的形態, 打破了我們對建築物的想像。

FRANK O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脊椎奇遇記


自看見隊友毅行者行到尾段整個脊椎歪了,我也開始很緊張自己的不良姿勢及小寒背。

不過,卻撞著了神棍。昨天去找了一位自稱是 Dr. 的人開的店去做『骨骼檢查』(後來看她的Master 及PHD 證書是HKUST深圳頒授的,心知不妙。) ,姑娘幫我量度了身形,說我不但寒背,而且有嚴重的高低腳,盤骨側傾,脊椎側彎,而且有頸後包, etc etc。

這些我都相信,因為長期坐姿不良,所以身體不是很直。她還舉了一連串例子,如果脊椎不良,會令心肺功能受影響、胃部消化不良、腰痛、月經不調或者經痛。。。但是這些症狀我都沒有哦!

她解說了不做整脊的後果嚴重性,說了差不多1.5 小時,期間我一直問,怎樣治療,收費怎樣呢?問了數次,她都一直說等一下會講。我告訴她,不如開門見山,究竟收費及治療情況如何?

她最終拿了一個PLAN, 說三次診金HKD 39,000, 如果單獨試一次就HKD 14,900. 我已經肯定是中伏了。而且還要先繳付按金,才可以預約醫生。後來我說要回去考慮一下,她馬上 call 醫生,然後醫生又 over the phone 和我談了一會。我說需要考慮,而且每次看病都是先看完醫生才收費,沒有先付款才可以治療的。她說醫生的時間很寶貴,怕病人預約了時間但不出現。Anyway, 光是談費用已經跟姑娘和醫生再周旋了半句鐘,我覺得既然大家時間寶貴,談不攏就無謂浪費大家時間,拿起包包就走。

後來姑娘還追 call 說不用先付按金啦,可以幫我約醫生。

回到家告訴老公,他說這些不是專業的騙子,專業的應該有幾個大漢夾住你不讓你離開。想想也是,可以全身而退算是幸運。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Shopping 的樂趣

昨天陪媽媽去看跌打,然後走入 Uniqlo。 一直都有叫媽媽去買 Uniqlo 那些又暖又輕身的衣服。原來光說是不行的,她根本不知道 Uniqlo 是什麼。要親身帶她去,她才知道有些衣服可以如此舒適。

然後我們發揮了女性大掃貨的本領,買了一袋冬天保暖衣服,之前清理好的衣櫃,是時候放置新裝啦!



感激毅行的隊友、支援及贊助人

今次齊齊整整full team 完成,真的好好彩。天氣好,雖然熱但沒有下雨。最重要是Kinny 姐陪行CP9和CP10, 除了幫忙揹東西,一路行一路吹吹水,令大家唔覺唔覺就行完啦。Kinny Yip 多謝晒!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吃藥 vs 不吃藥

早一陣子,父親連續進出醫院。首先是抽取組織化驗,後來又因為傷口感染,而再次進院。

回到家後,母親餵父親吃抗生素,父親經常拒絕。起初醫生開出的抗生素是大大顆藥丸,心想父親可能吞嚥困難,那麼把藥丸碾碎吧,他仍然拒絕。

後來叫醫生開一些液體的抗生素,父親也經常推開,抗生素倒的一地都是。老公看不過眼,覺得母親照顧父親太辛苦,在家裡大爆發了一次。

事情弄到這田地,我心中難受。我們是覺得吃藥很重要,不吃細菌感染會有很大的問題。但是如果抽離的去想,吃藥和不吃藥真的有那麼大的區別嗎? 

後來,我看到《國民大會》呂如中講述他照顧中風癱瘓的父親15年,這期間有大概12年時間他很堅持監督父親吃藥,直至有一次,他的父親因為尿床了多年,床褥發霉到不行,他買新的去換,才發現原來整個床褥底下塞滿了藥。他那麼多年給父親吃的藥,他父親不吃,全部都悄悄地塞在床底下。

整件事情震撼了他,也震撼了我。我們那麼堅持怕傷口感染,一定要吃藥,這真是對的嗎?堅持不吃藥的呂如中父親也可以熬15年啊。當然,西醫會罵我,但是我想人生到了這個份上,應該吃不吃也差不多啦吧!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還要堅持?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老人院的可怕

最近在看一些台灣的節目,看看台灣的老人院是怎樣去照顧老人。原來對於會躁動的老人家,或是走路不穩的老人,他們也跟香港一樣,把老人家綁在輪椅或者是床上。

這個方法很殘忍,但是因為人口老化,沒有資源去給他們更好的照顧,又不能把失能的老人家殺死,所以就只好綁著,用輸液管、尿片、幾乎二十四小時用維生設備維持那個生命,然後等到他生褥瘡、感染等等,才慢慢的,慢慢的死去。

這種死法,真是酷刑哦!

西方某些國家有安樂死,瑞士甚至可以去一趟旅遊,然後進醫院去安排安樂死。30秒鐘解決問題,沒有辛苦沒有痛,這才是人道的死法。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心累

心累得沒法說什麼好話,經常負能量滿身。

父親大概是淋巴癌,只是不知道第幾期,還在做檢查。

本來老人癡呆的父親已經不容易相處,往後加上癌症治療,想必身體會更不舒服,脾氣更壞。。。

家裡各人的情緒也到了臨界點,好像一個壓力煲一樣,隨時爆炸。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惡性循環

父親又再入院,這是一個月以內第三次。

第一次是因為胸膛生了淋巴瘤,需要割除組織去化驗。第二次是手術回家後因為血壓過低而暈倒,送去急症室檢查。第三次,是因為父親不聽話,經常去搞自己的傷口,堅持要自己洗澡,但又不懂得避開傷口,結果弄濕,傷口發炎大量出血,所以送去醫院。

去到醫院,醫院因為怕老人家站不穩亂動,一定是綁在床上。這當然是辛苦啦,但是不把他雙手綁著,他又會自己搞自己的傷口,又或者隨意下床亂走,那可以怎樣辦呢?

本來我是想等父親的傷口差不多埋口,才把他接出院,但是母親不忍心把父親留在醫院,所以還是早早把他接回家。

我覺得回到家中,又會開始一連串惡性循環。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面貌


這個舞蹈表演分為六幕,分別是:

1. Habito
2. With all of you....
3. Appearances
4. Recurrent Lies
5. Shall we argues?
6. Too much loneliness

光看文字,好像是一套有起承轉合的戲劇,但看表演的時候卻像零散的六組舞蹈,看不出之間的連結和關係。

這台舞蹈表演,似乎是比較著重在表達情感矛盾或人性的衝突,所以一般想像之中看 flamenco 會看到的華麗衣飾就欠奉了。其中跳 Habito 時, 男舞蹈員赤裸上身,露出線條美好的軀體,倒有種街頭舞蹈隨性而起的感覺。

及後,跳Appearances 時,眾舞蹈員帶著面罩,加上舞台上陰暗的氣氛,朋友即時聯想起 Phantom of the Opera。法國著名歌劇搭上西班牙舞蹈,其實都幾有趣的。
 

驚險失魂事件

和朋友相約看《面貌》,我的心一直在想是香港大會堂,怎料原來是在文化中心!

開場時間是7:45PM, 我差不多7:35PM 到了香港站,朋友打電話來,才知道原來自己弄錯了地點。

從香港站飛奔去中環站,然後坐地鐵到尖沙咀,再飛奔到文化中心,7:50到達,遲了5分鐘。

時間預得太緊,出錯時想救都來不及。到入場後,心隨著舞蹈忐忑,因為遲到,所以要連累朋友陪我在後排站幾分鐘,待舞蹈員完成一節舞蹈表演,才能入座。

到順利入座後,魂魄才陸續歸位。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丟與不丟之間

今日看到一篇新聞,內容是這樣的:申訴專員公署調查發現每年註銷圖書館資料數量數以十萬計,卻一律當廢紙方式處理,公眾批評浪費。

今年借閱圖書的人大減,而圖書館的採購卻按年上升,那麼多的新書上架,想必要把舊的淘汰,才能騰空位置擺放吧。

『申訴專員劉燕卿表示,圖書館資源全部涉及公帑,理應物盡其用,又說圖書館資料蘊藏知識,即使已破損或過時,價值遠比廢紙高,以廢物方式處理可惜。』

但是老舊的圖書,如果不以廢紙方式處理,可以怎樣處理呢?

『康文署早年只是記錄註銷館藏清單,但無寫明原因,包括是否涉及殘舊/破損或過時,直至申訴專員公署介入調查,康文署於2015年年中才實施新指引要求記錄註銷原因,惟2015年之前的館藏註銷原因已無從稽考。加上新指引未有分析被註銷的資料屬哪類資料居多、使用年期多久、不同地區的圖書館的註銷情況有何異同等,公署認為康文署應分析有關數據並由負責採購和註銷工作的部門合力分析結果,檢討增購館藏的數目和種類。』

要丟舊的資料,騰空位置來擺放新的,但是卻要寫一大堆理由、報告、結果會怎樣?前線執行的人索性不丟,再也不會購買新書。少做少錯,不做不錯。

納稅人的錢是省了,但是這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毅行者

雖然已經走過兩次,但是我覺得今年的毅行者來得比以往困難。

首先是自己嘗試組隊,失敗了。主要是前期自己的心不定,信心不夠,沒有拿捏好要操練的節奏和整隊人的腳程,最後不但隊友不太想練習,連當初發起去行毅行的自己也經常沒有完成當天定下操練的目標。

後來跟 Karen 操,Karen 講毅行,最重要的是堅持,是四個人一起去完成目標。我們體能不夠的要加操,不要連累隊友。體能好的,要經常幫忙其他隊友,細心留意他們的狀況。

這對我是一個很好的提醒。跟著 Karen 操練,節奏不快,但是有種踏實的感覺。